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主席,不好意思阿,因為我等一下要上課,我要先走,針對這個議題我簡單表示一下,因為這個「律師資訊公開」其實一體兩面,就是律師的廣告。資訊越多,是不是一種廣告的效果?所以真的像一刃的兩面,所以我第一個建議是不是希望說……不知道你們有沒有發函給全聯會?雖然全聯會對這個議題也表示意見,因為裡面牽涉到律師倫理規範第12條,律師倫理規範裡面有講說,「律師不能有誇大不實的廣告」,那所以有的時候很難講說律師資訊公開,譬如說:我公開說我辦過多少案件,或者是說我當過法官什麼……那所以你說……因為曾經就有人說你說你當過法官,那就是廣告。

對,但是有人在我們的全聯會有人有質疑過,我只是舉這個例子來講。所以辦多少案件或者是數量,其實這個都是很難講,像為了這個議題我特別問了一下,我也私下了解一下,現在有的律師就是看……就是看你辦了多少案件嘛。所以他就說有的年輕律師因為案件少,他就灌數量,怎麼樣就盡量在大家的案件裡面打我的名字,雖然不是我辦的,竟然在你們的掛上我的名字,就變得看他一個年輕律師一年灌了一、兩百件。對,也是有灌水甚至連支付命令他也都掛名了。所以這個地方其實我不敢說一定是哪一個對、哪一個錯。所以我是開玩笑講的,這樣子資訊公開,下面要不要加一句話,以上開資訊並不保證這個律師品質,或者是說要不要怎麼樣加一句警語一樣,就好像人家那個股票買賣,像那個股票買賣一樣,不保證……因為這個地方真的是很難講。

那第二個呢,我也回應一下,就是您剛剛有講的說:為什麼民事請律師的比較少?那我私下……根據我自己的觀察,一般我們國內的老百姓都對刑事案件比較重大,認為刑事會關嘛,所以他刑事都會請。民事?阿反正無所謂嘛!判輸了我也沒錢。反正就這樣,或者判輸我就賴皮,所以說為什麼會民事請律師的比較少?除非是當事人財力很夠。

那第三個呢,我是開玩笑講,有時候喔,我是開玩笑說,大家不要誤會,就是我們法院服務態度太好了,因為有的當事人開庭他就猛問法官:說我這個該怎麼主張?該怎麼主張?有的法官就非常親切就教他了。

我曾經在市立法院開庭就看過一個法官,先教完原告再教被告。教原告說你要怎麼主張、你要怎麼舉證,然後又教被告你要怎麼主張、怎麼舉證,最好玩的是法官教完以後自己就講一句話:原告是我教的,被告也是我教的,我將來怎麼判啊?!我就想說你這個不是神經病嘛?!對不對?你教這麼多幹嘛?你當法官,你的裁明權不要去超過那個界線,你為甚麼要教原告、要教被告呢?所以我在很多場合,在司法院都在講說:「法官在法庭上是不適合去教導老百姓法律。」叫他去法律扶助基金會……我們特別在台中,我跟院長講就是設立1:48:41服務處,我說你就跟法官講,有任何法律問題較他去問我們嘛。這樣比較好,你法官教了以後,他教了原告再教被告,總是要判一個贏一個輸嘛,輸的就:「欸?法官不是你教我的嗎?怎麼判我輸阿。」所以又得不到信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