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首先……呃張教授在這裡喔,我只是有幾個問題想問他,我不曉得可不可以一個問題、一個問題問。第一個問題就是,你的研究你們有包括去問民眾,他覺得他需要什麼樣的律師資訊嗎?OK,你在這個研究過程中間你可以……你覺得適當的回答,以你自己的觀點回答我剛剛的問題嗎?因為我們今天談的問題喔,我們今天之所以請張教授來,是因為我們要談律師資訊要怎麼公開?對民眾接近司法是有幫助的,而且能夠找到他需要的律師。

所以對我來講一個很重要的事情就是,民眾……我覺得剛剛你講的都很棒,就是說民眾他其實是怎麼找律師……等等,但我現在就是說我們今天要解決這個問題,我想要先知道說民眾他覺得他需要知道什麼樣子的資訊?有助於他選擇律師。其實像剛剛謝明珠委員的那個發言,就已經某些程度陳述了他需要律師告訴他什麼,譬如說,我覺得這就是一個對話,就在這裡面。你可以就這個部分,就你研究的範圍所及,表達你的意見嗎?

張永健副研究員:

好,就幾個層次,第一個層次,在我其他的研究裡面,我曾經有去做過一個試算就是,在一個訴訟標的一千萬的案子裡面,如果當事人認為說,因為我也知道律師市場上……就我的……對於律師的問卷知道說,大部分的律師是按件計酬,一個固定的費用,而且絕大部分律師是收拾萬以下,所以你可以想像說,在你有一個訴訟標的一千萬的案件的時候,律師最貴最貴大概是十萬,可以找到很多人願意幫你做,你會不會聘律師?就是如果你有去做過一個稍微理性的計算,大概會覺得說只要那個律師能夠增加我的贏面0.1%,我應該就會請。

但是從司法院提供給我的資料裡面發現,在過去五年裡面,這樣子千萬標的的案件,其實仍然有三分之一的當事人,他沒有聘律師。就是說,我沒有去進一步研究這個,我沒有辦法去探知為什麼他們會覺得……如果他稍微算一下會覺得,我聘一個律師沒有辦法增加我的贏面到0.1%,那這個可能是需要再進一步問,就是說民眾為什麼會覺得包括我的問卷,民眾為什麼會覺得我不用律師都會贏?是他們對於法院,或者法律程序或者訴訟是有什麼樣子的想像是,他覺得律師是沒有必要的。

OK,那再來是說,您剛剛直接回答的問題是你覺得民眾需要什麼資訊來選擇律師?那當然第一個是要選擇適合他案件的律師,我選擇一個好的律師,這又回到一開始的問題,在我之前的研究,在訪談律師跟包括法官的時候,我都一再的受到的質疑是說,我所做的量化研究沒有辦法去告訴我們什麼是好的律師或好的法官。

但當我去反問律師跟法官:那請問什麼是好的律師、好的法官的時候,其實又得到一個是很概括的答案,那如果這個答案永遠是一個很概括、很抽象的時候,那民眾想要問的是,我想要找一個好律師的時候,他還是不知道如何想起。

所以這個變成是律師自己要去回答說,什麼樣子的方式可以告訴我們一個是抽象而言比較好的律師跟不好的律師。那第二個是什麼樣是適合的律師、不適合的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