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想跟你對話,我從剛剛謝委員講話,我大概可以猜到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一個可能的information,我想請你確認。是不是,民眾會不會想要知道我請的律師,是一個我負擔的起的律師?或者是所有的律師我都負擔不起?這裡頭有這麼一個問題,我不曉得我們民眾有沒有一個假設說:「所有律師我都負擔不起」。那因為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可能如果事實上不是這樣的話,就可能要怎麼樣子,我想有關單位可能要讓民眾知道說我們……譬如說現在法律扶助的律師,有這樣子……或者是說律師的費用是怎樣,這是一個。

那從你的研究中間,你可能包括說民眾其實他最需要的律師,是一個傾聽他的律師,OK,那因此是一個能夠跟他溝通的律師,可能就是一個很重要的標準,或者一個會跟我報告的律師,譬如說。因為其實我們按照委任契約講的話,受任人是要報告顛末的,這本來就是律師的責任,OK,但是民眾可能碰到的律師,他認為他不需要律師跟他報告顛末,或律師不跟他報告顛末也覺得理所當然。我的意思就是說,對於他需要知道的information是哪些?或者他今天要選律師,他需要知道什麼樣的一個information?譬如說:他是不是需要知道說我到哪裡可以去找,我可以選律師的資訊,而不只是說問我的朋友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