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因為您問的問題沒有直接是我問卷有問,所以我也只能在我看了這幾千份的問卷後,做一些延伸。所以第一個是,我的猜想以及我看了一些國外的文獻得知的是,為什麼民眾會選擇用親戚、朋友、同事來挑選律師?追根究柢是,民眾覺得我想要找一個可以信任的律師,可是「信任」是一個非常難以量化的,所以我只好靠著有聘過律師的、我信任的人來說,我信任的人信不信任這個律師,所以他要挑這個律師。至於要怎麼樣去呈現律師的信任度,這個對我來說是很困難的問題,我也不確定。

那第二個很直接的是,您開始問的問題是:民眾是不是需要知道律師費用?那在我問沒有聘請律師的訴訟當事人說,你為甚麼不聘律師的時候,從大概也只有10%,就兩千多人的10%說,我不知道怎麼找,或沒有相關的資訊。其實大部分的人是,第一個,他告訴我說:「律師費用太貴」,這就表示說他其實大概知道律師費用是多少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