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好,那下一個問題喔,因為你剛剛講的一千萬以下等等,因為按照我們現在的制度,現在訴訟法的制度,民事訴訟—也就是你研究的範圍,是要交裁判費的。裁判費是由敗訴的負擔的,OK,我知道你是研究法律經濟學的,所以我才問這個問題。但是我們現在敗訴的一造,不需要負擔對造的合理訴訟的律師費,那這裡頭制度上,從法律經濟學的角度來講,那個要防止濫訴的效果,會不會有影響?

換句話說,因為這個還牽涉到那個律師費是大宗還是小宗?如果律師費是大宗結果輸的人不需要負擔贏的人費用,只需要負擔小部分的訴訟費,那那個訴訟費要輸的人負擔的立法目的可能是達不到的。

就這樣子的一個後面的政策思考,就是說律師費用這一件事情對民眾來講,如果有剛剛你講的百分之十的人是重要的,你的觀察……就是制度上有沒有需要反映?有沒有關係?因為這裡也牽涉到說「律師的費用」是不是一個重要的考慮?如果是一個重要的考慮,那就像剛剛講到的,是不是要變成公開的資訊?而且對於民眾選擇律師跟選擇訴訟經濟的角度來講,搭配訴訟費用要……法院的訴訟費是要民眾負擔,在你的研究中間,這個factor是不是同樣的也被衡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