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可能我手上的數據遠多於全國各民眾,所以我可以做一些自己的分析去看,但是一般民眾絕對沒有這種自行分析的能力。那只是……可能比較重要的問題是我問的問題、他們問的問題不一樣,我問問題的方式或想問題的方式是一個……你可以說「理性經紀人」的方式,就是:誰幫我贏?我就想請誰。

那我覺得就我現有資訊,對誰最可能幫我贏,我就請他。但是民眾表現出來就不是這樣,而是說:誰花最多時間跟我講話、傾聽心聲,我就要請他。但如果這真的是民眾最希望的,那我們又希望政策上可以往……即使不強制律師代理,民眾都自願找律師這個方向,那可能就是律師要去問說:那我要怎麼樣營造一個形象?或者是真的做到讓民眾覺得我是會傾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