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因為他會覺得說可能問的問題都不是很專業,或是說他覺得說不受尊重,我想這個等一下我們相關單位,他可能去做一個說明。那我覺得說,另外,鑑識人員也有心態改變說,我對我的鑑定結果,我能夠走入法庭,去做一個交互詰問,給這個被告去做對你的鑑定、去提出一個質疑,那你再做一個詳細的說明,我想以這種方式,才能夠讓這個鑑定趨於公正、比較準確的結果,對將來整個司法判定也會做一個更正確性,我想其實這是我們覺得說,解決這個問題,我們目前的一個看法,那對於一個重大爭議案件,我們認為說是不是比照像現在的車禍,你這個地區鑑定之後,不服,我還有一個覆議委員會,那這個覆議不是重新再檢驗,而是就你之前檢驗的檢體這些的一個分析,這些資料,由這些鑑定機關再找這些相關的專業學者、專家學者,甚至司法人員,去開會,再去檢驗一次,我想這個是不是可以思考說,以這一個建立覆議的制度,那最後這個是我們法務部的一個檢查報告,那所以對剛才李教授所提出設立國家級,因為我想開會也討論過,其實,因為包括現行的鑑定運作,我們坦白來講,目前這些相關的鑑識機關,其實包括專業性,包括其實他們的一個水準,我們認為說有相當一定的水準,那重點是因為,現在這些機關是散置在中央、地方不同的一些隸屬機關,那你將來要設計一個國家級之後,那涉及到整個機關組織要重新調整,人力的一個編制,如果只有設立一個國家級,那全國這麼多的鑑定案件,全部集中在這個鑑定機關,這個人力是不是可以去做一個負擔,我想這個其實都是可以,因為目前的包括國家財政的問題,包括限制一個編制的問題,所以我們認為說,以目前的解決方式,我們是還是綜合鑑識機關意見,傾向說目前先不設置,但是怎樣去提升專業的鑑定知識,怎樣能夠去落實交互詰問?能夠讓鑑定的結果,讓被告能夠去參與的機會,能夠去做一個更準確、更精確,我們不能講說絕對,因為這個鑑定是永遠沒有絕對的答案,只是減少它的誤差性,來保障被告在訴訟上一個權利,那這是我們的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