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目前我們國家對於司法科學教育政策的統一政策是什麼?那麼決定如何執行?在政策面跟教育面該怎麼做?這是我想提出的基本問題,剛剛其實院部的各位專家,其實我想我們之間並沒有任何意見上的差異。第一個,大家對於設立一個所謂國家級的司法科學組織,或者機關,這個組織或機關不管是合議型的或者其他型態或中心,以及它不涉及終審鑑定,這個我們都可以同意,因為我們了解科學是什麼東西,但是現在的情況是說,可能在一些比較有爭議的議題,在個案裡面的應用,那我們常會發現有所謂冤案的情況,我舉個例子來講,今天提到這些案例例如說,有關於測謊,我們稍微有提到,測謊的信度、效度、可再現性在國際有非常非常大的爭議,我姑且不講它的實際狀況如何,那這個東西,我們國家的司法科學教育政策對於測謊的看法是什麼,那我想我們目前是沒有人可以回答這個問題。為什麼沒有人可以回答這個問題?因為我們國家沒有這樣一個委員會,我們國家對於法學院的大專生、研究生,以及審、檢、辯三方的司法科學教育訓練的政策跟基本方向是什麼?我想應該也沒人能回答這個問題,因為沒有。好,那我想這個是我們今天提出來,設立一個國家級的司法科學教育機關,這個司法科學機關包括政策跟教育兩個走向,那我想任何的政策要推動,政策方向、往下扎根的教育跟執行,這三環是必須一起做的,所以今天這個東西我想跟鑑定的內容還有認證,不是單一相關的,所以我剛剛會說,跟主席也報告一下,一方面釐清,二來是認為,做一個爭點整理,我想今天其實大家沒有太大的不同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