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好,我分成兩個部分。那第一部分我想先就黃主任剛剛發言的內容去做一個回應跟一個問題。第一個回應是說,我想黃主任剛剛講的這個情況,正好或許證明了,目前國家確實需要有一個統一的國家司法科學的組織來做這些所有的規劃,甚至是有關於預算的撥補等等,這是值得考慮的事情。

那第二個,我想提出來的事情是,我們在案由裡面提到所謂的,這個證據保管鏈,或證據監管鏈的問題,它不只是為了機關內部的正直或誠信而已,最重要的是這個議題會不會連結到所謂的證據能力?證據能力,白話就是「這個證據在法庭上能不能用」,換句話說,如果今天這個證據監管鏈被破掉了,它碎掉了的話,那麼就會出現一個問題了,我們國家的司法正義能不能容許一國多制?舉例來講,您剛剛說新北這邊可能有比較充足的預算,它可以做好好的證物保管,所以當我辯方律師或檢察官提出來的時候,他會要求說,OK,我要看證據保管規範,來看看有沒有這個Chain of Custody破掉的情況,如果有,我要主張無證據能力,那這個時候新北可能OK,所以被告比較可能得到保障,但如果沒有預算的地方該怎麼辦?還是我們應該容許說,因為預算不夠,所以有些地方可以接受證據監管鏈、有些地方不用證據監管鏈的情況?那所以我提這一點最主要是,有關於證據能力的考量,必須要跟證據法合併在一起想,為什麼?因為很簡單,在無罪推定或罪疑惟輕的情況底下,當辯方,或者例如說我擔任今天代表龍綺的律師,我提出來說,這個證據監管鏈是有問題的,請求法院不要予以採納作為證據的時候,依法來講,很可能法官只有接受的情況;那如果說在沒有一個證據監管鏈的前提,通常來講,我們對於證據採取「寬任」的原則,就很可能什麼都採。那這是我的一個問題。

那第二個部分,針對剛剛有關於黃老師提的這個部分,我們目前想像如下:有關於在設立國家級的司法科學機關的一個想像底下──我不是法務部長或司法院長,所以只能想像。目前我們查了各國的情況,基本上來講,例如以美國的例子,它是設在美國的司法部跟所謂的商業部底下,來合併、共同出資來做一個機構。為什麼涉及商業部?因為涉及到標準制定,涉及到標準制定。那這樣一個司法委員會,它的態勢採取合議制的委員制,委員制的一個委員會,它所主導的只有幾件事情,就是我們今天講的這幾件:第一個,政策制定;第二個,教育政策;第三個,繼續教育;第四個,就包括實驗室的層級監管、發照,以及懲戒等等;那第五個,當然涉及瑕疵鑑定報告的改善。至於在台灣應該放在什麼地方?坦白講,我必須誠實地講出我心裡的想法,對於放在法務部底下,可能法務部跟我們的經濟部,或者法務部跟我們的科技部,或者是司法院跟我們的科技部,來做一個合併,會是比較合理的想像。但我的問題來了,如果放在法務部底下的話,基於目前法務部其實也主管檢察事務的情況,有沒有可能在實際的案例上造成「武器不對等」?我不是在質疑說我們檢察官同仁或者是鑑定人員的執行職務有誠信問題,我不是,我只是在講說,已經夠偏頗的一個「武器不對等」,或「律師弱勢」的被告狀況,假設有的話,有沒有可能因為司法科學組織其實隸屬法務部,而整個更加地傾斜?這是我擔心的問題,不見得是現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