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那個……等一下,黃主任你等一下。林委員對議題本身希望再做一個清楚的說明,我看起來是要再精簡,因為我如果理解無誤的話,各位看一百一十一頁,那些具體改革方案事實上都對應到它案由一,這個國家組織的任務跟功能。所以剛我已經提問了,就是說制定證物保管規範,包括證物保管鏈這些、法律效果等等,就可能由這個──如果它變成一個機關的話,是由這個機關要負責做的事情。所以它不會到那個執行層面啦,它只是制定規範、制定政策,然後有一些標準,我裡面看起來──剛剛有講到,但裡面沒有提到,比如說倫理的問題、規範的建立,現在大概沒有啦,就是關於鑑識人員的倫理的規範,各位知道,法官、檢察官、律師都有的這個專業倫理,那這個專業倫理規範,是不是也可能是在這個範圍內?是,那就再補充,這個倫理的規範的建立,也是在這個任務的範圍內。這樣有沒有釐清林委員的意見?這是我自己對議題的理解。所以它看起來不是落差的問題,是它的任務的內涵,看起來是已經被具體化在這幾項。而且也不單是法醫跟刑事鑑識,還包括司法行為科學;也不單是官方,也可能包括民間,如果是以後發展專家證人,所以他說跟專家證人有連動性的原因是因為,我們以後如果是專家……確實現在慢慢有一些民間部門的公司,那到底合不合格啊、法院要不要用啊、誰來認證它啦、標準如何成立啦……這個就是那個……看起來拉起來的制高點是算比較高的啦,就是要把這件事情做一個比較規範性的處理。我的理解沒有錯誤的話。來,黃委員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