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第一個,我也要補充一下,就是說先回答剛剛姚委員的……呃,對,先回答委員的問題,就是說有關於這個功能的部分,原則上,因為我們的想像是它是一個政策、教育跟上游規範制定跟認證的機關,所以這個機構原則上它負責的是制訂規範、檢討新科技、強化信度效度再現性的基準,然後對於實驗室做出認證,以及對於鑑識或者專家證人個人做出認證,那這個認證當然會伴隨一定的效果,剛剛李老師有提到說,有拘束力,這個拘束力體現在什麼地方?第一個,如果鑑識或鑑定人員沒辦法通過認證的話,可能必須暫時停止鑑識相關職務;第二個,如果實驗室經過例如說每年或每兩年的評鑑,無法通過的話,它可能必須暫時被Suspend它的一個執行職務的功能,甚至如果幾次嚴重違規或者重大瑕疵的時候,可能整個實驗室要暫時執行職務,進行全面的檢討,公開之後,再重新開始營業。那這個是管理的功能,管理的功能重點就是什麼?它不需要亦步亦趨、所有的東西由自己的手來做。所以以規範制定面、政策制定面跟教育制度的推動面,我認為這個機關是一個所謂「領頭羊」的角色,它不是一個什麼事情都是親力親為的執行者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