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對林委員這邊的意見我先做一個簡短的回應,就是說,我們的這樣國是的司改會議的策略我有講,不可能再做太多的學術研究跟報告,那個一定是越多越好。所以各位把它想像成是在這個時間、我們這一群人、來自於各種不同的背景,有人提出一個案,這個案子可能在解決司法問題上面可以提出一些貢獻,它可能是藥方、可能是菜單,但各位知道,藥方跟菜單都要花費的,不在我們評估範圍內。因為其實我們這種建議,你可以把它當作是,因為它這個是諮詢性的性質,後面當然就是說我提這個議,後面的延伸性有沒有一定被採納?沒有那麼硬啦,我們也沒有這樣的一個權力說一定非如此不可。比如說,如果這個議案叫做──這當然是一個假設,是評估、成立這樣的一個中心,這個就是一個準備提出去的菜單,那政府哪個部門,是行政院或司法院,或是它具體後面的那個內容跟架構,不在我們這個會裡面能夠細節性的討論,因為我想像中是不太可能,因為它可能只指出一個可以解決現在面臨的一些問題的政策方向,如果是這樣講。因為具體化,大概我們開再多次的會都做不到啦,那是應該是延伸性的議題,我們只是起一個議,這麼說好了。所以大家不要有太多的負擔說,哇這個我們有沒有研究夠徹底啊、有沒有夠深入啊,我認為各位或許不要給自己這樣的負擔,它可能只是開啟一個討論跟……但是我們畢竟在這個時間、在這個有限的資訊底下,各位能不能下這樣的一個建議,是一個「建議性」的性質、評估性的性質居多。我想,在後面的幾個討論議案裡面,都有類似的情形,我利用這個場合做一個會議上的說明。好那那個,文貞委員,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