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謝謝主席。首先就案由一的部分,其實長年從事辯護工作,我個人會有一些疑慮。首先就是就這個在具體改革方案二的部分,在五項、八項、九項、十項的部分,其實剛才好像主要報告到的,尤其是報告到關於鑑定,跟所謂鑑識上面的一些問題,但是在五項、八項、九項、十項,是分別就「公訴可信度的評估指南」以及「提供司法人員訊問資源」,以及「司法訊問供述相關研究」這些項目去做列舉,把它涵攝在這個範圍裡面,那這個範圍裡面有相當多的部分涉及刑事訴訟制度的一些跟證據能力的問題,那這個部分是不是適合放在這裡面,那我個人有一點疑慮啦。尤其回應到剛才致豪委員提到的一個部分,就是說,事實上設一個這樣子的科學組織,它要設在哪一個位置上,其實這要慎重考慮,因為本來在進行鑑識跟鑑定的單位,很多都是以一個超然獨立、以及認真的機關在做進行,那如果一旦是屬於……那過去在八十八年的司改國是會議其實也朝向財團法人的方向去做設計,我想考量點都是希望繼續維持它的獨立、超然的一個組織架構。如果說在國家級的組織裡面,如果它是以一個諮詢的、制定政策的一個角度來做的話,應該比較適合;但是同時也有一個疑慮,就是說,當一個這樣子的組織,跟一個標準被制定了以後,會不會也同樣就變成說會有一個一言堂的、單獨的鑑定組織,而沒有其他的可挑戰的一些想法或者是一些在這個鑑定的過程當中,是不是這個被告跟辯護人會更趨於弱勢。那這個也跟這次的具體改革方案裡面有所謂的「專家證人制度」這個部分有關,那所以我想這個都要一併考量在內。

所以最後一個回應,關於文貞委員剛才提到的,就是說設在行政院下面,成立一個諮詢委員會,這我個人認為必須慎重地去做考慮,因為司法的獨立這一塊,是我們長久以來努力的部分,那鑑定機關的客觀跟超然,跟在行政院的諮詢委員會下……放在下面,會不會在觀感上,或者是將來其他機關的介入上,或者是行政權的指導上面,會不會有一些疑慮存在,反而是喪失它的獨立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