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第一個問題,我想這比較像是程序修正動議啦。就是說,基本上來講,我想大家可以求取的一個公約數、最大公約數是說,如果我們有一個比較高階、比較獨立的一個──不要說機關啦,機關涉及組織、員額等等,我們說一個單位,來監督整個狀況,然後制定比較統一的政策,不管你要它的形式像是美國白宮的總統科學顧問團或者是像是司法科學委員會,都無妨,那如果說這是可以接受的共識的話,我認為我們不需要在這個機關叫什麼名字、增減刪除一字或二字,或者它要擺在哪個機構底下,現在來做一個討論或爭議,為什麼?因為我們是諮詢組織,我們不是政策機關,呼應剛剛羅律師或者……主持人所講的,就是說,我們其實沒有能力,也不應該在這個地方去拘束後來政策的運作,我們需要指出的是一個方向,以及解決問題的藥方。所以這是第一點,我認為我們可以退一步,回到「最大公約數能不能接受」來做討論,而不需要討論它是要在行政院、法務部、司法部還是在什麼院底下、司法院底下……等等,沒有必要。這是我的看法。

第二個,回應剛剛的秉慧委員提到的問題就是說,有關於這個部分,對於「一言堂」或者是「設定標準對於科學的影響」,那我想必須要說明一下,鑑定機關所鑑定的這些東西,其實日後進了法院之後會變成所謂的證據,法院的職責分成兩個部分,第一個叫做認定事實,第二個叫做適用法律。那認定事實,認定的是什麼事實?就是由這些專業的機關所鑑定的內容。所以其實現行的相關法規,在各位於「證據法則」的討論底下,在刑事訴訟法一百九十八條以下,對於「鑑定」這個制度已經有很多的說明,已經有很多的說明了,例如說你要看看你的鑑定人夠不夠格,一百九十八條或者是兩百零六條,你要去問他說你有沒有資格呢?你鑑定的方法怎麼做呢?你的基礎資料是什麼呢?你鑑定的結果以及經過是什麼?那其實現在已經有一些法律的規範,雖然說它並不是非常地完備、也有爭議。所以我要講的是說,科學上制定「信度」、「效度」、「可再現性」的基本基準,舉個例子來講,像美國聯邦證據法第七百零二條,從美國的Frye跟Daubert這幾個案子所衍生出來的證據基準,是不會影響司法獨立的,相反地,它是給我們的司法官,包括法官跟檢察官,在認事用法的時候有一個座標,因為沒有人是全知全能的,就算是今天懂鑑識科學的專家,可能對於趙老師的司法心理學也是一竅不通,所以我們必須要有一個科學的信效度座標,來協助他們判斷這個可不可以用、該不該用、有沒有司法正直的問題。所以我認為這跟司法獨立可能關係不是那麼地密切,應該也不會有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