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個人從事司法工作三十幾年了,那其實就是說在這一段時間辦民事的案件比較多,刑事的案件相對少一點,但是不管是民事案件或者刑事案件,大概都會牽涉到有一些專業的問題,那誠如剛才毛委員所提到的,就是說事實上在審判的很多案件當中,會碰到需要鑑定的案子,並不是非常的多,所以大部分的案子應該算是所謂的明案,那疑案並不會非常的多,但是碰到疑案的時候,也是法官非常傷腦筋的事情。

那麼因為有時候當事人有爭執需要送鑑定的時候,對於鑑定的結果不滿的一方總是會要求再鑑定,那常常一個案子就是因為一再的鑑定,拖個三五年,那是常事。所以我想如果說要建立一個比較值得信賴的一個鑑定機關,不需要一再的鑑定,那我想這個是有必要的。比方說剛才有提到說有一個國家局的單位來審查哪一些人是適格的鑑定人。那在審判實務上比較困擾的就是說,有時候在送機關鑑定的時候,機關鑑定這些鑑定人常常躲在機關的背後,他不願意出來到法院接受當事人的交互詰問,那我們要鑑定機關提供到底是誰鑑定的,一般也都會拒絕。那一般私人單位的一個鑑定,大概都會說這是某某專家來鑑定,所以在私人單位的鑑定比較沒有這樣的一個困擾。

所以我是認為說,剛才像是致豪委員有提到說:專家證人或者是現在的一個鑑定制度的一個比較問題。那我想在這邊稍微先表示一下個人的意見,就是說在從事審判工作二、三十年的當中,個人覺得目前的一個鑑定制度,對於當事人想要獲得公平審判的機率,應該是會比美國式的專家證人這樣的制度來的好。為什麼?因為美國專家證人的一個制度,專家證人今天是原告委任的,一般大概就是講原告的話,被告委任的就是講被告的話,那麼如果說今天一個審判程序不是陪審團來決定這樣的事實,那是由法院來判斷,那就誠如剛才李委員所提到的,就好像法院不是獨立的審判,而是可能受到誠如林教授所提到的,就是說事實上不是法院在裁判,而是這個科學的判官,也就是說鑑定人在做裁判。

那事實上就是說在一些專業的領域,由於專業知識的不同,法官是法律的專業,但是對於各門各類的一個專業,法官絕對不是專業喔,那這個絕對是要靠專家來幫忙,如果今天專家提供了一個錯誤的資訊,那麼假設法官沒有辦法來理清那些專業判斷的瑕疵,法院因為一個錯誤事實的提供,那麼剛才這個致豪委員也提到,就是說法官的工作就是「認事用法」,法官是法律的專家,不是認定專業事實的專家,所以如果前端弄錯了,後端當然就會有所謂的一個「誤判」,或者冤判的一個情況的發生。

所以我個人是也強調、也支持說成立一個所謂的有一個國家級的來驗證。那麼哪一些單位、哪一些人是有能力來做這樣的驗證?但是呢,就專家證人跟鑑定人的取捨,那我個人是比較傾向還是採取目前的鑑定制度。那對於鑑定制度的一些缺失,比方說這個機關鑑定的鑑定人常常不願意出來,那這個時候是不是我們要廢掉所謂的「機關鑑定的制度」?那麼我們今天委託你機關鑑定,不是要你機關來鑑定,而是你們內部,不管是你找誰,但是最終的鑑定人還是要到法院來接受交互詰問,好我想如果這樣的一個缺失可以克服的話,我想在法院的審理速度,往年齁,應該可以大幅的改善。

那其次關於說假如研擬……比方說修改為文貞委員剛才提到的就是說設立一個司法科學的諮詢跟推動委員會呢,個人是比較傾向於說因為這個是比較屬於行政的領域,最好是不要由司法院比較是一個審判機關,來主導這樣子的行政事務,那從民國八十八年以來,就是說大部分法律人的傾向,也都是朝向司法機關、司法院應該要審判機關化,那麼朝這樣的一個目標去努力呢,那我個人是比較傾向於說司法院應該要盡量淡化這個一般行政的這樣的一個角色,以上,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