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因為我從這個問題意識開始,我們今天這個會議有一大部分的原因是,因為我們在鑑定的部分有一些問題,但是提案人在這個具體改革方案裡面,列了相當多的……想要達成的目標,但是顯然這個目標,沒有辦法由設立一個單一的國家級的「司法科學組織」來回應。因此剛剛文貞委員有一個提案,就是說他建議成立一個諮詢委員會,那我認為諮詢委員會當然可以處理其中的一些問題,但是還有其他的問題是沒有被解決到的。

例如說我們剛剛提的所有的鑑識單位都應該接受外部的查核跟認證,我的問題是說:「為什麼我們現在沒有辦法做這樣子的要求?」、「誰有那個權力可以去要求說所有的鑑識單位要接受什麼樣子的認證?」、「那如果那個人現在沒有辦法做,那為什麼成立一個諮詢委員會就變成可以?」所以我的問題就是說諮詢委員去推動教育跟訓練的一些制度,或者建議什麼樣的鑑識的培養,我覺得這都可以但是那個核心的問題是說,這樣是不是真的就有辦法要求這些鑑識單位,通通接受合格、有效、而且我們願意相信的鑑識?那目前我們就是,剛剛聽到的回答是說我們就交給TAF,但是TAF是一個受託你來認證的一個單位,所以你如果申請ISO17025,他就來鑑定你是不是符合ISO17025,但是這樣並沒有辦法回答剛剛李委員所提出來的就是說這樣子的一種認證的標準,是不夠的。

那我的問題還是說,因為我不是很了解,到底誰有辦法做那個決定,那這個諮詢委員會有沒有辦法促使那個決定的產生,這個我不是很了解,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