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只是很快,就是說為什麼我希望能提修正動議是放在行政院底下?是因為第一個,有一個擔心,如果我們的決議是……就是建議設立一個國家級的司法科學的一個推動委員會的話,那他可能會像前幾次、好幾次、不同領域的國是會議一樣,最後出去了之後,就變成到底要設在哪裡?不清楚,然後就不了了之,那這是一個擔心啦。所以我當然可以體會說,我們不要做成這樣子的特定的……就是在我國的憲法的這個行政院或是司法院底下,那就丟出去到時候再看討論,那我只是覺得說這個修正動議,如果能夠某程度的比較明確,那就可以比較明確去查核,這個建議做出來之後的結果。

那第二個是說為什麼在行政院底下?是因為事實上不管是鑑定也好、證據也好,其實他都是進入司法審判程序前端的「司法行政」,而「司法行政」施政的品質或它的良莠,其實是從行政權的角度來做。讓它跟預算非常的有關係,所以不管是鑑定、不管是證據,事實上現在本來就是在我們的行政權底下,那是到了審判階段的時候,審判階段才要求這些東西能夠去提供,那所以要把這些事情全部做好,其實它需要非常多的經費跟政策的眼光。

那我們現在比較大的問題是,在我們的行政決策上,並沒有看到這一塊,事實上是很重要的。那它其實它也不只影響後階段的審判而已,它還影響到前階段的很多治安的問題,那所以我才希望說能夠有一個具體……當然我接受大家的討論,就是一個比較具體的是說在行政院底下就能夠就整合現有的資源,來去做這樣的一個推動。

那司法院我也考慮到它是審判機關的關係,那而且司法預算在我國每年的預算只有百分之一,事實上要去「健全化」我們現在所有的鑑定,跟這些機構、單位,其實非常需要有一個強而有力的行政的整體推動才能夠將這些去落實。那如果他們透過司法行政,將這些證據鑑定的品質做好,當審判來要求這些東西的時候,那自然就會是一個好的東西,這個是我補充的說法。

所以回答剛剛嵩立委員的問題就是:是。因為現在沒有任何一個主政單位,在行政權體系去要求這些鑑定,因為其實所有的這些東西,很多都是政府的預算,那所以事實上你可以透過這個諮詢委員會,跟透過主政機關,去要求這些。那我們現在是這個部分的連結沒有辦法做到,那這個是修正動議的原因。但是當然如果大家認為說,放在行政院的這個修正動議,好想把本來三位委員提的那個比較大的議案做小,確實,我現在這個修正動議,事實上是只處理……在司法行政證據跟鑑定這一塊的健全,那能夠有一個比較完整的政策的推動。那他並不是要顧及到這裡頭所有的議案的全面。

所以舉例而言,三位委員提案的案由一……那我的修正動議事實上只能處理一、二、三、四的部分,那或者是俊億委員跟司法審判無關的,這些前階段的司法行政證據鑑定的單位標準、相關的強化政策這一塊,那雖然範圍是跟他們原來的的這個是不一樣的,但我自己覺得是比較具體可行的一塊,以上說明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