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不好意思今天實在發言很多,很抱歉。但是我想簡單回應剛才文貞老師兩個看法就是說,第一個其實我個人對行政院沒有太多的意見,坦白講因為設在每一個……總是要有個院或部或者是任何的機關來負責這個事情喔。但是有兩個主要的理由,讓我覺得說或許行政院不會是最好的選擇,雖然我不能告訴你哪個院會是最好的選擇。第一個理由是因為,行政院下轄法務部,法務部裡面又下轄內政部,內政部掌管警政系統,法務部掌管檢察系統,所以就屬性上來講,如果再把「鑑識」併入到行政院這一塊,坦白說我認為跟現況的差距並不大,所以我擔心的是,或許連剛剛我們提到的一、二、三、四,那四小點說不定都未必能夠解決,這個是從整個組織的架構來看。

那第二個,預算問題喔,我也是……其實剛剛文貞老師提到了,我也在想這件事情就是說,或許現在司法院是唯一一個他的預算是真正完全獨立的機關,就是說在預算上來講呢,他基本上是具有一個獨立性質,那如果以審判機關的這個考慮,可能會擔心說司法院希望我是單純的審判機關,不要兼管這些跟行政相關的事務的話,其實我必須坦白說,目前對於司法機關、審判機關「一元化」,白話就是司法院就只審判,其他都不做。這件事情我想還需要相當時間的進程,所以短期間我也看不到在五年、十年、十五年之內,我們的司法院會完全蛻變成一個百分之一百審判機關的可能性,所以這段時間之內其實我認為司法院未必就不能去處理,像是鑑定、像是司法科學具有中立客觀性質的議題。因為畢竟這跟法官的獨立性、這跟司法的公平性,它是反而有直接相關的。那以上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