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主席、各位委員。那假如我是司法院長的話,站在政策的這個角度,我願意採納剛剛那個謝老師還有黃委員所提的,我願意把這個事情攬過來做。但是,但是,這個但是比假如更重要,但是站在憲法,還有我所學的這個憲政理論來說,我覺得這件事情真的不是司法權所能夠涵蓋的,所以事實上我個人對於設在司法院底下還是有疑慮。

那如果真的要考慮司法院的話,我覺得以三位委員聯名所提的這個建議來講的話,可能六到十是有可能做到,那前面的一到四……可能四有一部分因為證物也會移交到院方,所以涉及到移交院方的這一段時間的保管,院方可以做,但其他的部分真的不在我們司法權的這個範圍以內。那我可以體諒委員們有擔心「球員兼裁判」的問題,那我覺得這個部分不是沒有其他的機制或者是方法來克服。

那另外針對文貞委員的提案的話,我個人……不是修正動議只是提出個人的意見,徵求文貞委員覺得這樣好不好?就是有沒有可能就是說我們在文貞委員的提案後面,再增加一個後段就是逗號,「或責成行政院檢討司法科學政策與教育」,等於就是說我們的提案,明確的讓行政院知道說要嘛你成立一個委員會,由委員會來替你做專職的題目,要嘛我們就是更開放一點就是要求你行政院……因為這件事情你沒有做好嘛,我認為組織法、功能法、作用法不必然有……必然的關係。所以我們部一定要從組織上來要求,而可以從事務上來要求,所以我是覺得有沒有可能我們把這個提案的範圍再……就是讓它有選擇性,然後更有彈性這樣子,我覺得或許也可以考慮。

那如果說文貞委員的提案並不打算把它成為一個機關,而只是一個諮詢的單位的話,那其實我覺得「獨立」兩個字有沒有必要?好像也未必啦。那這是我個人所提的意見,那請文貞委員再考量一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