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有一點我必須要說明喔,今天大家只聽了三分之一,在場哪一位可以告訴我偵查科學跟審判科學的區別是什麼?恐怕沒辦法嘛齁。在場誰可以告訴我偵查裡面可以使用測謊,但審判不適合使用測謊的理由是什麼?恐怕沒辦法嘛齁。我之所以舉這個例子,很簡單,對不起我一分鐘快到了齁。有關於司法科學政策裡面,它其實有很多細緻的、最現代化的,需要跟國外接軌的分別,它需要一個比較上位的概念。那我必須坦白講,我對於「放在哪一個機關」,我真的沒有特別的意見,我沒有想把這個球丟給司法院,我沒有那個意思,因為我不是專家。

我唯一有的只是說,身為一個律師或者是研究司法行為科學的人,我擔心這樣的一個機關,在行政院底下有可能最後會變成維持現狀,也就是沒有太多的進展,這是我擔心的事情,所以我這個提案最大的特色在於它的「模糊不清」,還有後續研究的必要性,那這個棒子是需要接給後來的……如果還有司法政策或者是司法國是改革研究會議的一個組織要做的話,這是要有人接棒去做的,我也認為在現在的情況下,我們確定專責機關來做這件事情,可能有點未必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