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主席、各位委員大家早,對於這個環境的議題,孫委員小組所提出來的我基本上都認同,只有一部分,那跟審判有一點關聯的在這邊跟各位說明,看看有沒有可能放進來,也就是大部分的法官有反應說,環境案件最難的部分其實不是這個實體認定,沒收部分才是一個難題,那個犯罪所得、福利所得的那個沒收的認定才是一個難題,其實不只是環境犯罪,一般刑事案件裡面沒收通常都是困擾法官很嚴重的問題,這裡因為我們已經把估算的概念納進來,估算的概念納進來,那這是一個很好的方向,是不是在這個刑案部分,是不是也要求檢察官在起訴的時候,要做不法利得的估算的釋明,因為起訴的時候還不到證明到釋明,至少要提出一個釋明,這個釋明包括他的依據以及計算方法,要不然案子前半段審完了,後半段的沒收就卡在那裡了,案子就遲遲無法解,至少在起訴的時候要盡到釋明的責任,因為如果我們現在的設計是檢察機關跟行政機關能夠聯合的話,那前階段這些資料應該可以有比較完整的資料,所以由檢察官來提出,提出的時候,提出一個不法利得的估算的釋明,我想這個要求應該是不為過,這個請大家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