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其實我是贊成剛才賴委員的意見,因為其實法官在我們的訴訟的三角結構裡面,他應該是一個中立聽訟的角色,我們不可能要求法官去替檢察官來算這個不法利得到底有多少,所有的要提供,所以要計算不法利得所根據的基礎資料都應該是由檢察官作為追訴者他提供出來給法官,事實上檢察官在起訴當時提供這些資料給法官,不僅是盡他公訴人的責任,事實上,對於被告的防禦權也有很重要的影響,甚至那個不法利得沒收所牽涉到的第三人他的訴訟參與的防禦權也有很重要的影響,不可能等到審判最後的階段再叫法官去算,那法官的角色就變成跟檢察官是重合的,那事實上,就被告或者是訴訟參與人的防禦權來講,那也是一種不公平的處理,所以我是認為說像這樣的一個結論報告,在我看起來是大規模的給檢察官擴權,那你如果針對環境犯罪這個公益上的需求,大規模的給檢察官擴權的話,那麼不免當然隨著權力而來的就是責任,那麼我們要求檢察官必須要在起訴的時候就釋明,你根據哪些資料來算這個不法利得?然後這個不法利得的計算式是什麼?這個當然都必須要在一開始就釋明,所以我是覺得說加上賴委員剛才所建議的這段文字作為這個報告的結論的平衡,我覺得是相當好的,所以我附議賴委員的意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