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補充說明,其實我剛剛提的只是釋明,那我再多做解釋,釋明它不是要達到嚴格證明的程度,至少讓起訴的時候所有參與訴訟的人都知道說,這個案子大概不法利得是在哪裡,然後後續進入法庭攻防的時候,大家才有明確的標的,要不然是天馬行空,那其實現在檢察官起訴也都會在起訴事實裡面交代他這個犯罪所得,這犯罪所得其實是一個犯罪結果,這個是必然要的,甚至我們現在是環境保護的案件,如果是經濟犯罪的話,一定利得以上,那個刑度又拉高,那個還會涉及到實體的構成要件,那個部分是甚至要到嚴格證明的程度,那我們現在只是提議說,在前階段起訴的時候你就至少,因為你現在已經跟行政機關合作了,行政機關我們允許他用估算不法利得的法源依據,我們已經都,括弧二裡面已經都有了,所以前階段你的資歷、訴訟資料其實是有的,那你只是讓他更完整的提出來,一開始起訴書就透明了,大家攻防的時候就容易聚焦,那鑑定呢?是在後半段,鑑定是大家如果認同說這個估算是可以接受的,後面的鑑定其實是根本不用做的,前面的估算呢?從防禦者的角度認為說這個不合理,這不合理是說,那還會接下來鑑定的問題,所以鑑定其實不需要在這裡特別明訂,因為在訴訟中一定會碰到這個問題,那個是訴訟將來要解決的問題。我們不需要去牽涉到後面的那個有罪、無罪的或者是真正不法利得,我們只要前階段這個案子要盡快聚焦審理,這樣子才有助於那個訴訟審理的迅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