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對這個議題做最後一次發言,我們現在的這個刑法的估算規定,那個是學者版把他訂進去,這個是學德國那個刑法73被訂進去,他當然是在減輕證明的負擔,這個當然是沒有疑問。

現在重點是說那估算是不是就不需要專業,估算是不是就不要鑑定,不是的。我們有很多的估算就是需要專業才有辦法估算,日月光那個就是一個例子,那這種估算出來的這種鑑定,他不是一般的檢察官或法官他能力所及的,那我們鑑定的時候就是因為他已經超越我們法律專業知識的範圍。我們知道有一些中古車,有一些什麼,他估算的時候我們可以減輕他們的負擔,讓他從一些那種一般的這種中古車行情來直接估算它,因此它不需要證明。

但是在我們真正在一個環境案件當中,事實上大部分可能都是需要特別有專業這個能力的這個機構來估算,但他還是沒辦法精確去算出來這個,到底是說多少,所以才是估算嘛。譬如說,空污節省的這種所謂的汙染處理費用,他本身並不會有被告自己配合提出來的所有一些詳細處理數據。因此我們去看他多少的時候本質上就是一個估算。

第二個,楊委員所提到,因為楊委員長期一直在關心,尤其在台南,一直在處理這些環境汙染的案件,所以他很了解這種的狀況。我們現在鑑定機構的一大問題,要嘛就是不夠專業,要嘛就是欠缺中立性,事實上並不只有在環境案件,像你這個食安案件,弄得台灣這樣沸沸揚揚,可是台灣九成以上的所有的食安的機構,全部都是這些那個食安財團他所捐出的,要不然就是跟他長期合作。請問一下,這樣的結果要怎麼用。

那所以我一直認為說,我們一定得把那個食安的專業的機構跟環境這個一樣,把他做好。那我們前端的水清了,後端的淨水廠,大家不要這樣爭得死去活來、你死我活嘛。那前段這個水清需要做什麼東西,這個就是需要我們一點決心、需要我們一點認識、需要我們做一個決議能夠push我們的機關去做這些事情,所以我從來不認為說,去爭取這個必要的司法資源,包含在行政機關,包含這一端,這個是一個不值得談的議題,然後這是一個我們不能處理的議題,這個如果說不需要我們來談,早就他們可以做,那早就已經做完了,問題沒有被看到,方法沒有被提出,所以今天造成我們司法後端,那大家一直去罵那個食安環境的檢察官、法官,這個沒有辦法解決問題的,這是我個人的看法,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