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第一個,我想環境的議題,雖然這個馮委員可能認為沒有什麼爭議啦,但是現實上他是爭議很多,所以才會被造成今天民眾對於政府無能的不滿。

那第二個我要告訴各位,如果今天這個能夠通過,要跟各位講,我想在未來我們很多的法治上,我們在不管是各個政府部門、政黨或者是立法委員他至少他就有一個明確的處理方向,不然各位都可以很清楚的,這種環境的污染絕對涉及到很多的利益,特別是財團,那這些財團坦白講他們就是魔鬼啦,那我相信他們會極盡所能地來把這個所謂的這些,包括剛剛爭議的這些焦點,在未來的立法上面呢,產生了很大的阻礙,那他的效果可能就會被打折,甚至呢,被抵消掉。

所以今天這個通過這個是,可以讓全國的民眾,包括立法院、包括政黨、包括所有的這些知道說,他是很明確地做這樣的一個規範,這是第一點。第二個呢,剛剛對於這個估算的部分呢,事實上在去年7月1號才開始生效的沒收新制裡面38條之2,其實他就已經做了這樣的一個規範。這裡面說,如果要追徵不法利得的這個追徵跟他的範圍跟價額,認定顯有困難者,得以估算來代替之,那這個意思是告訴說,不管檢察官、法官,他基本上只要他認為認定困難的話,他就可以用估算來代替之,那我相信剛剛賴法官也提到了,我相信檢察官他要起訴請求你如果說一定會算出一個金額出來,而且他也一定會有這樣一個說法。

那接著就是說,法官你認定上會不會有困難,你要不要去採估算的方式,我覺得這個是讓實務上去操作,應該他就會找出一個這樣的一個順序出來啦。那因為38條之後,顯然他賦予檢察官也好,賦予法官也好,只要你認定有困難的時候,你就可以用估算來代替之。所以我想這個基本上讓實務去操作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