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各位好,那我上次其實也有提出一份書面意見,是針對為什麼學者對於轉任法官意願偏低的問題,那我上次的書面雖然列了蠻多意見,但其實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並沒有,並沒有特別強烈提出來,是其實跟個人的志趣有關,那不過我認為這個問題其實應該回頭過去思考一下就是,為什麼當初會有提出法官多元晉用的原因主要是希望法官,審判者在做判決的時候思考,他的價值觀會比較多元,那就這部分剛剛尤委員其實提出了一點很重要在於這個,法官的工作環境事實上不好,工作量過大那他其實已經提出蠻多實質的建議。

那就這部分的話,我再提供另外一點新的建議,就是在於說,法官過去對於他的判決的意見,事實上受到判例的拘束過多,那判例當然它的存在有它的價值,但過於拘束或是過於強求下級審要遵守上級審的判例,事實上會遏止這個下級審基層法官的一個對於問題的深刻思考,所以我也建議說在這個問題上也應該要去檢討一下這個司法體制裡面的判例文化,那鼓勵法官事實上在他們的所面臨到的案件或問題,可以勇於表達他們的意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