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大家好,以下由我代表民間司改會報告法官、檢察官評鑑委員會功能的檢討,並且回應委員的書面意見。那首先,法評會和檢評會在《法官法》的規定上,它和法務部、司法院、法院、檢察署,還有人審會、監察院、職務法庭相互連動,串成非常複雜的監督鍊。那之所以會有法評會和檢評會的設置,是為了回應人民對司法的不信賴,還有人民也不信賴舊有的監督制度。擔心實際的運作上我們發現有以下的問題:第一個是「人民不能夠直接請求評鑑,而必須要間接的透過特定的機關團體代為提出」。那《法官法》不讓人民直接對口法評會、檢評會,最主要的說法是人民很可能會把法評會、檢評會當作報復法官、檢察官的工具,或者是當作可以翻案的特別救濟管道。但是因為人民可能誤解這個制度,就決定隔離人民並且抗拒和人民的溝通,我們認為這正是司法經常被誤解的主因。

再來,第二個問題是法官、檢察官問責機制的疊床架屋,那其實從第一張投影片你可以看到,法評會、檢評會和監督鍊的其他的環節,到底彼此之間怎麼嫁接、權責如何劃分,其實並不清楚,那往下就會引發兩個問題:第一個是,監督鍊的開頭到底在哪裡?是不是有哪些類型的案子是比較適合?或者是說根本就應該要由法評會或檢評會來判斷法官、檢察官有沒有違失?還有違失的情節是不是重大?那如果說這個疑問沒有被解決的話,我們其實就沒有辦法正確的去解讀司法院提出的這張表格,它究竟代表的是在法院體系內部的自律已經非常有成效,或者其實根本就是法院體系內部對於法官的「官官相護」?

再來,第二個疊床架屋會引發的問題是,從第一張投影片我們可以看到的是法評會跟檢評會在現行的運作上,它會依照所認定違失行為的輕重,把案件往下分流到監察院或是人審會。但是,當它往下後送的時候,到底法評會、檢評會認定的違失的事實,還有「有懲處或懲戒必要性」的判斷,是不是可以拘束後面的監察院跟人審會?其實是不清楚的,而且事實上確實也已經發生「檢評會認定無適任情節非常重大的案例」,那監察院彈劾沒有過。還有檢評會認定說,違失的行為沒有那麼樣子的嚴重,比較適合由檢察體系內部處理的案例,那送到檢審會之後,被檢審會完完全全的推翻原有的違失事實的認定。

那針對以上我們觀察到的兩個問題,我們在這裡提出兩個可能的變革方向:第一個是,「讓人民可以直接請求評鑑」,那至於「具體的工作的流程」還有「投訴指南的設置」,我們認為是可以去參考,其實委員在書面報告裡都有提到的「加州司法委員會」,或者是報告上面有連結可以連過去的「英國司法行為調查辦公室」。

那再來是,我們認為必須要建立以提升外部能量為導向,去確認法評會跟檢評會在整個複雜的監督鍊裡面的定位到底是什麼,並且相應的去做組織或者是權責上的調整。那特別是,如果法評會跟檢評會仍然是期待民間團體,民間團體在這整個監督機制的運作上能夠協助刪案或者協助與民眾溝通,那我們認為就必須要正視民間的資源是有限,那我們也是會建議說,必須要明訂民間團體可以到會聽取錄音,或者是閱覽相關的卷宗,那透過這樣子提升民間移送能量的方式,也不只是讓民間的移送可以更加的精確,那其實也有助於整個外部監督能量的發揮。那以上報告,謝謝聆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