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的意見是這樣子啦,我對於這樣子的放寬我沒有意見,但是我認為說這樣其實是沒辦法達到「多元晉用」的目的的,因為我們如果參看那個李教授的書面意見的話,會知道說其實教授不想去的原因不是因為你資格的狹窄,而是因為進去,第一個工作環境不好,這個大家都理解,那第二個就是說,對於一個像林教授、李教授或者是楊教授,在學術界這麼有地位的人來講,他去了那邊,他一樣要到師訓所裡面去……像司法官學院啦,在裡面去蹲兩年,然後去學怎麼樣書寫司法書類等等。就這個部分來講的話,是不是說這個部分要寫得更清楚一點?所以這一個過程是必須要節省的。那另外一個,在法官的養成過程裡面,大概也有候補、試署、實任等等這些階段,但其實像教授這樣子的年資的人,你叫他從候補法官開始做,有需要這樣子嗎?我覺得這個都是會影響到學者「多元晉用」進入這個司法體系的一個很重要的一個因素。

所以這個部分是不是應該要把它具體的說明說,如何去減少這種障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