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好,第一個就是說「法官人力」的問題,因為我們以現在「法官晉用」的話,你要培養一名法官,經過法律系畢業、考試之後才取得那樣子的資格,它的時間上面可能會比較長,所以在人力的補充部分,如果可以採取這樣子的方式的話,對法官人力的補充上會比較快。

第二個,可以解決法官專業上面的問題,也就是說,採兼職的法官的方式的話,他可以因為特殊的案件,就如我剛剛所說的,那這樣特殊的案件裡面,如果有這樣子的人才資料進來的時候,比方說:金融、環保各方面的案件,他可以快速的去把這個,譬如說外界對於法官欠缺某些專業部分,這個問題可以馬上去得到,能夠快速得到一個解決,比起我們過去法官在養成過程當中,要需要很長的時間,那法官的專業可能需要一些辦案經驗的累積,他能夠慢慢、慢慢的,但是有一些相關業界的人士,他可能可以很快速的把這樣子的資源、這樣子的知識,帶進來審判系統裡面。那其實它的大的框架之下,還是由「法官多元晉用」這樣子的思維去出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