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只是很初步的,我的經歷裡面有兩位德國的同事,同時都有兼任法官,一個是已經過世的教授,那是一個很大的教授,那他曾經是那個高等法院的兼職法官,那另外一位也已經過世的,就是那個前不久在義大利的那個事件當中過世那個,他比較年輕,那兼職法官通常是因為案件,案件他們也會有興趣,然後比較需要進一步的專業知識去幫忙,那麼在兼職法官裡面,基本上,他未必是參與審判,他等於也是研究、提供意見,這樣子的法官,那在德國之所以有可能這樣是因為他們的法律人訓練是一元的,所有的人都必須通過國家考試,才算法學院畢業。

那法學院畢業的人就一定有資格,本來就具備當法官、律師、檢察官的資格,那大學教授都是其中考試特別好的,差不多都是這樣,然後他的論文也寫得很好這樣。那這些人當然要繼續有被使用的機會,然後他們本身就有具備法官的資格,應該這樣說。所以對他們來說是沒有什麼問題的,那有些人有興趣就會跟法院有比較緊密的聯繫,然後也願意登錄那個法院的法官。

我現在突然間想起來荷蘭其實有這樣子的制度,他們是這樣,我曾經有一個同行,他是法學教授,後來他被荷蘭的最高法院遴選去當最高法院的法官,而他在退休以後,甚至還都擔任一個重要的職務,就是任何的、很多的案件要經過他評估,提審查意見,那基本上那個法官就會照辦。他們在歐洲是有這樣子的連結。

那至於,時間也有限,更詳細,如果貴會需要更充實的資料,我想我可以下一次就提供給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