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謝謝,我想我建議啦齁,那個是不是便於大家討論,麻煩大會這邊把那個司法院的意見,它的第二十四頁跟第二十五頁其實有一個表格滿清楚的,就把它打在這上面,大家討論起來就會比較清楚,這是第一個建議。

那第二個就是說那個,聽起來就是很多年之前,司法院有一個建議叫「專家參審」,那我在這個地方,我對於多元晉用這個角度來看這個問題,我是贊成的。那要用兼職法官來增加法官的人力,這個我也是贊成的,其實我們在制度設計上面可以有多元的想法,也可以更有想像力,那其實在這個地方也跟那個陳瑞仁委員報告一下啦,律師應該沒有那麼不值得信賴啦。那去當兼職法官應該也……律師當兼職法官也不必然一定會有利益衝突啦,不一定啦。

有一些比較細部的設計都可以去處理,但是我在這個地方比較有疑慮的問題就在於說,用「專家參審」的這個方式,在一定程度上其實是會影響到被告,或者是民事案件裡面的當事人的詰問權,這是比較有疑慮的。因為理論上來講,專家的意見,就是非法律人,就法律以外的專業意見,理論上應該是在審判席上面要讓當事人能夠攻防的,那這種攻防事實上主要是透過專家證人被詰問、或者鑑定人被詰問的這種方式,去揭露他,說他的偏見,或只是他的判斷有什麼問題。

那如果說今天是把專家擺到審判席上面的話,馬上就會有當事人事實上是沒辦法去攻擊那個專業意見的,會有這樣的一個問題出現。那所以如果說你今天用「專家參審」的話,民事案件我比較不敢講,行政領域我比較不敢講,但是至少在那個刑事領域裡面,當大法官會議在384號解釋、582號解釋都已經很明確的講說,詰問權是當事人的憲法上的基本權利的時候,這個時候在刑事領域裡面使用「專家參審」,就會有侵害到當事人詰問權的這個問題跑出來,所以就這個部分來講,我是比較保留的。

那法官的專業意見……專業能力啦,比如說非法律以外的專業能力,如果要加強的話,當然我很贊成,就是要投入更多的資源讓法官去上其他領域的課程,或者其他領域的法律,相關專業法律,專業領域裡面的法律課程,這我都很贊成。像美國有一個很著名的法律學者,也是法官,叫Richard A.Posner,我最近在看他的一本書叫做《如何做一個好法官》?《Reflections on judging》那本書裡面,他就大力的推廣說其實聯邦系統應該,美國聯邦系統應該針對法官的在職進修跟在職培訓,投入更多、更多、更多的資源,讓他們能夠理解科技。我覺得那是一個很好的方向,但是往那個方向做是不是就必須一定要引入「專家參審」,這個其實我個人是質疑的。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