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的問題大概……陳瑞仁檢察官剛剛也說出來了,就是我也支持這個兼職法官,但是除了法律人之外的就是法專業人,譬如說剛剛一直在舉到金融的例子,就變成陪席法官這個我是有高度疑慮的,那你為什麼不讓他做專家證人就好?而且你在一萬個人裡面去挑這一個來做,可能有強烈的心證在裡面,那真的是一個會讓人高度疑慮的部分。而且以目前的實務來講,我覺得是會讓人疑慮很高、很難信任,譬如說我剛剛看司法官學院提的那個,就是司法官的訓練去哪一些非營利組織,提的五個裡面,一個是公辦的,另外四個所謂「民間」裡面,有三個我都認為問題很大,他的角色定位是有高度政治性的,所以就是說實務上是這樣,在這種情況之下,你如果說兼職法官的來源不做嚴格的限定,像剛才陳瑞仁檢察官說的那樣的話,我認為沒有辦法取信於公眾,而且可能會在實務上面造成非常多不公平的狀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