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那個……我想提一個說,雖然剛剛陳委員有說我們不要講得太清楚,就是說一個比較模糊一點,大概這個方向。可是我還是希望說可以多一個但書啦,也就是說,這一次在往這個方向走—兼職法官走的方向,基本上還是要限制在法律人。我還是這樣覺得。為什麼?因為身為醫生,那我們也會參加醫改、醫審會,所以會參與在醫療上的法律的案件,但是如果今天我自己都知道,如果我今天上去當法官,我一定會有很多的自己的想法。這個就像剛剛尤律師講的,那對於被告其實是不公平的。

所以我認為兼職法官,那我們又一直強調說我們希望我們的改革之後,我們的……不管是原有的法官、兼職的法官、或哪裡來的法官,不只人數增加,就是品質是變好的,所以我會希望說在這樣子一個方向上,還是有一個限制,就是說可能接下來的改革,至少必須要要求這些要成為兼職法官的一個很基本、基本的就是「法律人」。當然「法律人」的定義可能是可以再去討論啦,到底是司法的考試合格還是怎麼樣。但是非常不建議非法律人,或是不具有這種資格的人,然後有機會成為所謂的兼職法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