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對那個馮委員跟那個尤律師委員所提到的,關於那個專家去參與、去做,以前是完全贊成啊。這事實上也是我一直反對那個以前司改的時候很熱的「專家參審」的最主要的理由。但我不是要針對這一點來談,我是要針對說,我們等一下要決議什麼東西來談喔。因為在這個問題上面,我是贊成就是抽象簡化,抽象簡化朝那個兼職,那看最後要不要加上那個法律人就好?那我個人是建議不要通過司法院的這個決議。司法院代表在這邊,很抱歉喔。我實話實說,其實像這些,你想想看嘛,如果一個教授手頭上同時要寫二十篇學術文章,你覺得它品質會好到哪裡去?那你們想想看嘛,司改國是會議裡面那個最本質的議題—超載的問題,司法院跟法務部全部加起來去做的那個幕僚有幾個?你給他們多少時間?你若給我三個月,然後叫我寫出二十篇那個可以到國際發表的期刊,我有可能嗎?

我們如果通過這個決議,來,我們看一下,「定期法官」的意義是什麼?然後所有每一個字我覺得都是陷阱,這個陷阱都連結到,好這個報告,那我們來看一下這個報告,你想想看嘛,你不要責怪,他們每天都是做到那個加班做到十點多,你要叫他提出什麼東西出來?你要叫他怎麼在這個臨時弄出來的這個準備期間裡面,去弄出一個大家可以問不倒,然後可以信任,那以後可以當作我們這個拘束力政策、決定的那種報告的依據?就是不可能啦!所以我剛才連這個第一個那個表決我都是沒有舉手的,不是說我反對那個方向,而是它不是一個深思熟慮的。

好,那在這個前提底下,我覺得我們比較合適的就是說,我覺得如果國是會議的性質就是法律人、非法律人大家一起來討論這個意見,我覺得我收穫也很多,我也很想聽,但是如果要把這個當這麼具體、當作一個拘束力的,我是認為說非常不妥,所以我具體建議就是,那個法官應朝跟你說這個好,那個兼任,應朝兼任法官方向進行,然後最後要不要加上一句說,法律人為限。我基本上是覺得說是越短越好啦,因為這些東西坦白講,那個都是應該司法院或法務部或其他那些政策單位,回去好好研究,然後好好去做出來、謹慎提出來的這個意見,那但是如果我們給他們說這個大致上方向我覺得很OK,那其他都可以再想。這裡面短短的二十四、二十五這兩頁那個表格裡面的問題陷阱有多少?

我只要跟你說,我自己個人認為說,我不是一個稱職的國是會議的委員,所以我一直在考慮我是不是應該參加下來,我看這些資料每天看到三點多,我跟你說我沒看完,我沒看完就來參加這個會議,看他這個文字,我也不知道我是要舉手,還是不要舉手。但是如果說他是一個比較這種簡短的共識的方向去進行,那我是覺得就比較適合,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