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代表法務部說明兩個立場,就是說為什麼會有一個「一」?是因為二是以一當作基礎的,就是說,還是維持現在的多元晉用制度,那所謂的「二」,法官由考試直接晉用,是指我們2011年的時候,法官法立法通過的時候,當時立法院有一個附帶決議,就是要求司法院,要在法官法師施行十年之後,從考試晉用法官的比例要降到百分之二十以下,那所以它逐年有在做,可是現在速度不理想,它現在從考試晉用法官的比例還是佔百分之六十九點多將近百分之七十。那我們的意見就是說,希望你,能夠依照立法院的決議,在2021年的時候,要如期能夠降到百分之二十,更進一步我們希望,這個百分之二十還繼續降,降到零啊,也就是說,維持考試制度的狀況呢,這些考進來的考生以後受訓完畢以後,都不要先分發當候補法官,他們先分發當檢察官,當個五年,然後再去轉任,讓他們更有歷練。但是如果司法院覺得這樣有困難,它還是想要維持比較低比例的,就是說還是有考試晉用的法官,那我們也不反對啊,就是說,那你這些法官呢,如果你派去當候補了,你不要真的讓他接案子辦,就是說讓他調去上級審去當助理法官,也就是說他是協助法官做案件的整理、研究這樣子。那其實這些東西本來法院組織法就有現成的規定,只是司法院沒辦法做到,我記得好像三十九期的時候做過一期,可是後來就沒有做,因為它人力的缺口沒有辦法補足。

那我在想說因為剛才大家有討論過說,司法院想要去建立什麼定期法官的制度,或者是那個什麼……那種法官的制度,那可以補人力的缺口,那如果它再把多元晉用的口再開更大一點,譬如說它現在現職律師來聲請轉任法官的,它的被核准的比例其實只有百分之十二點多嘛;然後現職的檢察官轉任的,被核准的比例大概是百分之五十九啦,就是不到六成這樣。如果這個部分,就是說現職的多元轉任,它可以口再開更大一點,這個部分就可以做到。因為上次大家在討論的焦點就是說,怎麼可以一個就是說,法律系畢業的學生考上司法官以後,在司法官學院「只」受訓兩年就可以去那個獨立審判辦這些案子嘛,大家的Argue是這個嘛。所以我們就是說,不能無限期地去延長他的實習嘛,就像醫學院學生Intern也只有一年,但是它要靠住院醫師、總醫師、最後主治才可以去看門診,那我們就是把那個候補期間「實質候補」,讓它變成跟住院醫師的訓練一樣這樣,那這樣是不是也比較能回應民間對於我們法官的那個工作經驗不足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