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剛剛這個問題喔,跟我後面的那個加強候補法官的訓練是有關聯的。那就是說,候補法官到底要不要辦案?要不要讓他獨立辦案?其實審判經驗還是要在審判實務上去磨練啦,住院醫師也是要跟病人,接觸病人之後,雖然沒辦法獨立門診,但是住院醫師也是要跟病人接觸,也要去了解病情;那法官如果,法官的訓練如果只是做旁觀者,我跟你保證,我的經驗啦,旁觀者跟自己下決定,那個差距是差很大,那個磨練差距是差很大的,那只有自己要下決定的時候,核心問題都會去注意到,旁觀者的問題核心你都不會掌握。所以那樣的訓練其實是有問題,當然日本好像有從陪席法官做起、訓練起,然後再候補,那台灣是不是要引進那樣子,當然還要討論更細啦。

那我的提議是說,在目前的限制,因為我們要配合立法院的決議,就是將來往整個都取消考試,所以第一個命題才會有;那如果現在就決定說,整個都取消考試,那整個……法務部的二就沒有限期取消的問題了。所以我們現在就要決定說,那是不是要全面由律師轉任、檢察官轉任或其他法律人轉任?或者是還是維持現制?所以我們才會說,第一個議案它到底……,當然你說要不要算是改革?會有問題沒有錯,但是就馬上解決,你現在要配合立法院的決議,你到底怎麼做?

那從候補法官部分我是認為說,台中地院候補法官我敢這麼說啦,我在台中地院待了二十年,台中地院的候補法官是很落實的,別的法院沒辦法像台中地院那麼落實,我們台中地院候補法官一定要經過合議庭帶,只有少數一、兩年度是人數沒辦法因應,才會到簡易庭,要不然一定要在合議庭。因為我們的認知,候補法官之前沒有經驗辦簡易案件,雖然對他來講是慢慢可以進入這個領域,但是在簡易庭裡面,沒有合議庭的磨練,他的思維沒辦法全面。所以我們都是在合議庭,民庭、刑庭各待兩年,至少民庭要待兩年,刑庭要待三年,那這樣子候補五年,我們是用這樣子去訓練的,所以他一定要有資深法官,然後他的陪席法官也是有一個資深的法官去當他的陪席,用這樣子落實,而且我們還規定,以前我們的刑庭,五年內、頭五年,不用辦重大經濟犯罪、貪瀆案件,還有重大刑案件,為什麼?因為這三大類型的案件呢,一開始叫候補法官來講,真的是不人道的,對當事人不好。所以我們是五年內不用辦重大案件,他只要一般案件慢慢磨練。可是後來我們人力不足了,我們就修改成三年內的候補階段是不用辦這些重大案件,就是希望他從吸收上……慢慢慢慢成長起來。所以你如果不讓他完成辦案,不讓他辦案,只是純粹是協助,我看他的成長其實是很有限的。這個是實務經驗,跟各位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