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這個問題我也沒特定的見解啦,我認為終局來講啦,我的目標是認為法官應該要遴選來產生,那只是現狀上面,遴選其實運作得不盡理想,這是事實;那怎麼去解決,這個我們必須要在這個地方討論出一個具體的方案出來。那這個部分,我針對剛才賴委員還有陳委員的意見,我提出一個比較不一樣的想法啦。

第一個思考是這樣子,就是其實我們現在講的都沒有錯啦,應該在工作上學經驗,但是必須要去想的一個問題是說,你在工作上學經驗的時候,你是用當事人來作為你學習的「代價」,這樣子合理還是不合理?這恐怕要去想一下。以我自己當律師的經驗來講,我自己回想我過去、我自己成長的過程裡,我當了十幾年的律師,快二十年了,但是我自己回想我前十年,應該是犯過不少的錯誤才對。那所以我們……,拿當事人作為我們學習的代價,這恐怕是有點疑問的。

那另外一個問題就是說,我們的憲法規定法官依據法律獨立審判,所以要給他身分保障,那這個身分保障是審判獨立的一個制度上的前提,但是其實我們一直忽略掉一個問題就是說,坐在法官席上的這些候補法官,甚至試署法官,其實是沒有身分保障的,也就是說,這些法官在審判上面,嚴格講起來,他的審判獨立是缺乏制度上的前提的。所以過去我們一直在講說,必須要讓候補法官待久一點,不要下去實際辦案,其實嚴格來講有它一定的道理啦,因為這個是制度上審判獨立的前提。我不曉得在座的非法律人委員了不了解我們的法官的身分保障的機制?事實上,我們目前法官身分保障的機制是要經過一層又一層的,他進入這個體系,一開始是候補法官,那候補法官待一段時間,抱歉,那個年數……,因為我本身不是法官,我記不起來,那經過一段時間之後,他要有一個書類審核,那這個書類審核是送到司法院那邊做一個審核,那審核過了以後才有辦法再往上升一級變成試署,然後試署過一段時間之後,也是同樣的一種考核機制,然後變成實任法官。

不評論這個考核機制合理或不合理,先暫時略過不表;但是我們可以知道就是說,在候補跟試署這個階段其實很長,但是這個階段裡面其實都沒有身分保障,嚴格來講都沒有身分保障。那麼這個沒有身分保障的法官,坐在審判席上面去審判民眾的案件,我個人對於它的合憲性的疑慮是無法消除的,我個人必須要這樣子講。所以在這個地方,我覺得如果說真的要討論的話,比較可能可以討論的方向是說,我們可以在這個地方做一個決議就是,多少年之內要做到這個目標,就是候補跟試署的法官,或者甚至可能候補跟試署的這個制度要一併去檢討,到底要不要繼續存在?這個都是可以再討論的,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