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針對法務部提的第二點,就是「法官由考試晉用者,應限期取消」。我想這個大家都了解,背景是立法院在100年6月14號通過法官法設了一個附帶決議,那這個附帶決議是兩階段的考試啦,那我去查了資料就是說,這個兩階段的考試,考試院的考選部的回應。考試院的考選部的回應在它104年修改司法官考試規則修正辦法它講說,在這個……立法院的附帶決議在實務執行困難,就又提了一個把考試分成兩組,而這個兩組後來也沒有通過嘛,所以又回歸到立法院當時通過法官法的時候的這個附帶決議。看起來考試院是沒有去落實的,那我想請問是說,在用人單位,這個我們司法院跟法務部,都以立法院這個決議,到底看法是怎麼樣?這是第一個啦。

那第二個問題就是說,剛剛提到說這個候補法官喔。事實上候補法官在他擔任候補法官這五年期間的事務的內容,在法官法第九條第三項裡面已經訂得很清楚了。那這裡面我想比較被詬病的是說,當候補法官第三年起可以獨任最重本刑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這些案件,所以這個要不要去檢討調整?我覺得問題是在這兩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