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關於第二案,我建議,第一句「法官由考試直接晉用者,應限期取消」,我覺得這個可以不要去討論它啦,為什麼?因為像剛剛院長講的,其實目標是說,譬如說我考完試之後,先當幾年的檢察官,或者是由法官裡面推選出來,我的意思是說,這等於是把「怎麼產生法官」這件事情是完全改變的。那好像別組也有在討論這件事情,所以我覺得你限期取消,但是你如果這個配套沒出來,你最後就是講個五年,啊五年之後就是說啊我們做不到,我們改七年,然後改八年、然後改十年,所以我覺得這句話其實根本沒有意義啦。

那後面那個,我非常同意就是說,你考試進去之後候補的地方,確實是要好好討論說他的訓練的過程啦。因為我只提醒一個想法,很多人把這個跟我們住院醫師的做一個連結,但是有一個地方差非常地多,就是不管是住院醫師、你是主治醫師,民眾是可以直接去影響你,我可以告你、我可以投訴你、我可以怎麼樣,但是法界是不行的,尤其我們剛剛討論說,法官的評核什麼的,那個目前看起來都還是裡面自己認為說,我們自己要做好一點這樣子。所以這個的差別,會讓在整個經驗比較淺的人身上,他的束縛會相對地少。我只是提供一個想法。所以非常希望說,不管是像許委員講的,從法官法裡面去改,還是說從整個制度上去改,但是確實要加強就是候補法官的訓練。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