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的用語不精準啦,因為原來的用意是說,經過司法官考試的幾乎都是讀書剛讀完啦,離學校的理論、知識都還很近啦,那我們有時候有些課程又重複,那所以想說,那部分其實是可以減少啦,然後改加強審判實務部分的訓練,因為審判實務經驗可能比較,就是從理論要跨到實務,這個銜接過程裡面是比較重要的,所以我當時的用意是說,「減少學理」應該是說理論課程啦,法律理論課程,如果用精準一點,法律理論課程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