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就這個先講第二個部分,或是先籠統來講提出這兩個方案的原因,最主要事實上只是要提醒說,我們現在之所以會產生法官多元晉用這樣子的命題,事實上是跟體制的僵化有關、跟它的價值觀僵化有關,所以我們如果整體去思考的話,其實一方面思考體制內的一些問題,一方面也思考體制外整體的根源的問題,所以才會提出有關於法學教育跟法學改革。

那剛剛其他委員其實也有很正確地提醒到說,教育的問題其實跟考試有關,那整體的法學教育事實上是被考試綁架,不過到底司法考試到底應該要怎麼改,事實上在學界、實務界裡面其實也意見分歧。所以其實在這邊,與其具體地提出什麼樣的方案,不如就是它事實上是做成有點像是提醒的,就是這事實上是一個我們現在為什麼會需要討論到多元晉用的根本原因。那至於說細節的方案,或許在之後可以討論。

那有關於判例文化的話,我比較著眼於就是曾經,其實還滿常聽到一些基層的法官,他們對於過去的一些最高法院的決議啦或者是判例,事實上有不同的見解,而且做出非常詳盡的說理,但上級法院卻經常以他們事實上「與判例不合」而駁回,那這個部分的話,其實我也不太知道說,具體可以做成什麼樣的決議,但我會認為說,持續有這樣的情況事實上只是讓法學沒有辦法進步,而也扼殺了那些年輕、願意思考問題的一些司法人員的工作的動機。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