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謝謝。我要呼應一下李佳玟委員。我是認為說,今天大家在思考說那個多元晉用的問題,假設前提是說,啊你看我們現在都是這樣考試啦,司訓所出來這些人都有問題,但是我要說的是,不管我們再多元,你最後如果說所有的法官進來,全部都要去套我們的這種判例文化,請問一下你「多元」有什麼用啦?我們隨便舉一些我們這種判決決議、判決先例的這種文化,阿公帶著鏟子去挖竹筍,哇加重竊盜罪,普通竊盜罪很輕,加重竊盜很重欸,請問一下,你沒有帶那個你要怎麼挖竹筍?「你不會用手嗎?」啊這種就是我們所謂的那個判決先例這種因循的文化來的嘛。那你倒過來講,小偷都已經衝衝衝,弄到你那個門口去了,報紙報過好幾次說,什麼法官啦結果判無罪、恐龍,罵了一大堆,判決先例啦,那個就是把他認定為預備階段還沒著手,雖然我們學理上我上課有沒有講?有啊,上課講了一大堆案例啊,所以林達,這個以後你要上我的課,我上課有講案例啦。開玩笑,我的意思是說,你這些學生教出去,結果他寫出來還是一樣,為什麼?因為先例嘛,我們實務的因循舊例的習慣嘛。所以我是覺得非常贊成,而且我覺得我們應該去做成這個決議。

但是邱部長講的那個可操作性的問題,也是一個問題啦,我是直接建議說,「改變司法體制內的判例文化」這有時候看起來好像不夠完整,我是建議加上說,然後直接就是廢除判例制度。就我們的看法是這樣嘛,你要改變這個,你沒有去廢除這個,直接就把這個判例廢除掉,沒有內容嘛,人家覺得,好我們改變,我們交了這個以後,法官說,啊這個判例不一定要遵循,那沒有用嘛,它就是在嘛,直接廢除。

那第二段的部分,我是比較保留啦,當然大家知道說,一定要改革法學教育、一定要改革國考,這是很根本的問題。但是因為第二段沒有辦法接上後面我剛才所講那個,比較具體的可操作性的內容啦。所以我是建議說,是不是就是像我剛才所說的,前面這個部分,就直接用廢除判例制度,然後加成一整段的話。那我還是特別要強調一下,我覺得這是很多問題的根源,很多是我們去思考多元晉用的根源,你如果沒有解決那個根源,那進來的反正什麼「元」,最後都是大家口中的恐龍嘛。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