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提供一個,我不是說反對或贊成,我是提供一個給大家做個參考啦。就是判例、法律都可以改變啦,判例當然也可以改變啦。所有下級審的法官都抱有一個想法就是,我如果可以挑戰判例的話,那就以這個為自豪,所以改變判例文化,當然下級審的法官都一定會贊成。

那另外,我要提醒大家的是,我們現在司法被詬病、不被信任,有一個原因就是法律見解不統一。同一個案件類型呢,不同人不同的判決結果,所以,要不要統一法律見解,其實也有它的存在的價值。所以我們在取捨的時候,應該要考慮,這兩個面相都要有。

那先跟各位說明,因為有非法律人,我們先跟各位說明說,判例是最高法院一定期間之後,它就會選擇,然後把原來的判決認為具有參考價值的,把它變成是有法律地位的,幾乎快要等同法律了,就是法院主管裡面訂的那個判例,判決先例;那民刑庭會議決議是在解決說,不同庭相類似的案件,見解分歧的時候,怎麼辦?不能每次各庭唱各的調,所以就是適時地在最高法院裡面來召開會議,然後做成一個決議,然後這個決議呢,很有拘束下級審的效力,但是它沒有判例那樣子的位階那麼高的效力。

另外司法文化裡面,還有一種,就是每年由台灣高等法院舉辦的,各法院都會派代表去參加,民刑庭會議座談會決議,那就是把實務上碰到的問題,有好幾說的,到那邊去做一個大家討論,然後用多數決來決定說哪一說比較可採。但是這個多數決沒有絕對的拘束效力,只是僅供參考。所以司法圈內有這樣子的三種層次的不同機制在形成統一見解,那位階也都各不一樣,所以我們說「廢除」,這兩個字會不會下得太快了?如果改成「檢討」,檢討這個機制,是不是讓他們,尤其是將來最高法院的走向還不明確,讓他們有時間跟更周延的討論說,這個判例文化要怎麼樣去改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