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其實我都不否認說統一法律見解,對於民眾法律的可預見性還有安定性是有必要的,但是過度強調這個安定性跟可預見性,不免就會走入我們現在所不希望出現的情況就是說,因為你統一了,那你又希望大家遵守這個法律見解。那事實上就剛好跟這邊前提,就林教授這邊所提出來這個前提,去廢除判例文化或檢討判例文化,對下級審法官所造成過度的拘束,這個目標是衝突的。

我必須要在這地方講,所以引入一個大法庭這種機制,直接在這個地方做成決議,這個在我看起來,我個人是不安的,我覺得這個寧可留給後面去發展。那特別是我要講的就是說,像剛才邱部長講得這樣子,沒有錯那是一種可能,但你分成三庭或者是他可能將來就是像美國聯邦最高法院那樣子,不分庭直接去運作,那個制度上都是有可能的,並不是不可能,特別是如果說你那個終審法院裁併之後,事實上你可能還分成民事、刑事或者是行政工程等等,那這樣的話會不會出現那麼嚴重的,需要你用大法庭去統一見解的案,我覺得那都不一定。所以也許這個地方不要做這樣的一個決議,就只有到那個檢討判例及最高法院民刑會議決議制度,到這邊就好,後面留待日後自己去發展,我覺得這樣子可能彈性會大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