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101年改革最高法院的時候就在談這件事情,那我們現在不是說,就像楊委員剛剛講的,判例不是,判決先例這個制度應該存在,台灣現在的問題是出在於我們判例是用選編出來的,你如果去談判例的問題,你說要去廢除現有的判例選編制度,包括他以前編出來的這個東西,不過我覺得這個不是重點,重點是在於說,我們這一組談的議題,現在在談的是多元晉用,我們去談判例,我們談決議制度這些東西,基本上這是第二組,他們在談那個效能精實的法院組織跟程序等等問題去討論,我們這裡談太,談這太廣了,你說要讓多元晉用,確實可以談很多東西,可是我們一直在討論這些東西,基本上又不是那麼容易,不見得可操作性,那我們是不是要再討論這些東西,我是提醒大家注意,我們其實花了不少時間在談這個事情,基本上這個不是多元晉用的核心事項,這是提醒各位,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