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這個概念我支持,只是舉例的部分我建議,我有點擔心他限縮了想像。對啦,不限於,但是如果是這樣的話,可不可以那多舉幾個例,譬如說民間的這個司法,就是說民間的社會改革的非營利組織,似乎就都被排除了,那其實那是非常重要的,就是譬如說台權會,司改會不應該是法務部司法院的敵人哪!是協力單位吧!就是在概念上面就是一直不斷地排除這些團體,讓人感覺到那個體制內高牆之高,就是藐視永遠飛不進去也出不來的。所以我建議就是說,如果要例如的話,那就例如範圍更廣一點。然後工會的部分我是保留,今天如果寫一個工會,他派去國營事業的工會去實習,這完全沒有意義的,你還不如說是民間的這個勞動議題的改革團體,我覺得還比較有意義,所以就是這個,不然的話我們就不要,不要列建議的內容,那讓這個想像空間比較大,而且實際上希望能夠在落實的時候,是有進步性的而不是非常保守的,又往自己原來的心證去傾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