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先講一下為什麼我提這個部分,我認為改善法官的工作環境絕對跟多元晉用是有關係的,因為人畢竟是結構的產物,那你的結構不好,自然就不會有好的行為,那同樣如果說工作環境不好的話,沒辦法吸引好的人才進入這個司法官的體系,特別是我們現在就要多元晉用的話。所以我認為說其實改善工作環境,這個是具體的改革方案裡面一定要有的工作內容。那第一個的部分,我寫的是增加法官助理員額,那這個部分主要是因為像國外比方舉例來講,像美國的地方法院,聯邦地方法院,每一個法官基本上4個助理,那這4個助理,裡面有一個可以兼任秘書的工作。那上訴審就更多,5個。那我覺得說,以台灣目前的現況來講,事實上也做不到這一點,我覺得這是不太好的,這個對法官的工作效率來講,是有影響的。事實上連大法官的助理都不太夠,所以我會認為說增加法官助理這個是立竿見影,應該馬上去做的,但相對來講,我不贊成馬上就在這個決議裡面做增加法官員額這件事情,因為增加法官員額會涉及到國家人力資本大幅度的增加,所以我會覺得說,我們在這個地方能夠做到就是,增加法官的助理員額,以及必要的硬體設備,所以待會兒文字上可以幫我再加一下,增加法官助理員額及必要的硬體設備。

那第二個就是減少法官的工作量,我覺得這個是關鍵,這個是關鍵,因為其實你要了解我們現在司法實務環境的話,我會覺得說大家都在抱怨司法人很苦,法官苦、檢察官苦,律師坦白講也蠻苦的,如果你認真做的話也蠻苦的,但是我會覺得說,我們其實現在花了很多的時間跟精力去做一些不需要做的事情,一個組織的表現不好,除了人力素質有問題之外,其實工作流程上面,大概也有很多的問題可以去檢討出來。但這個所謂的工作流程,以現在的情況來講,基本上就是訴訟程序嘛,訴訟程序,還有一些相關的,有關聯的實體法規,所以在這個部分,我提出了一些具體的方案,比方說要大規模檢討目前的刑事法規,把沒有必要處罰的行為除罪化,比方說像通姦、妨害家庭罪、妨害名譽等等,像林達委員他有很多文章去講到這個問題,這個部分我覺得除罪化是很重要一件事情,特別像今天那個環境刑法的部分,要增訂一個環境刑法專章,你增訂一個環境刑法專章就意味著增加很多的案件,那同時你是不是就應該要去減少一些不必要的案件,那除了這個以外就是像那個非訟事件,還有一些相關的其他事件,要盡量移出去,不要讓法官來做,那增加民間的那個NGO的那個,不是NGO抱歉,就是那個就是訴訟外紛爭解決機制的那個活化,那剛才引進兼職法官這部分剛才已經討論過,就不再講。

那以更有效率的方式去處理案件,比方說民事訴訟程序裡面,應該引進嚴謹的證據法則,還要引進證據開示程序,讓大部分案件可以透過證據開示程序在進入審判程序之前就能夠和解掉,那刑事程序這個部分,我建議要引進起訴狀一本,其實立法院也有做過附帶決議,要求那個司法院這邊在六年之內要提出起訴狀一本,因為起訴狀一本終究是一個比較有效率的訴訟程序,那這另外最後就是那個,要給律師足夠的調查權,這個在我看起來都是減少法官工作量必要的工作。那最後一個就是改採一個事實審,如果有一個事實審的話,二審的人力可以大幅度的減少,二審的人力就可以回流到一審法官人力不足的問題。那另外簡化裁判書,這我認為非常的重要,因為目前的法官在我看起來,把裁判書寫的跟小說一樣,我不是說裡面的內容是虛構,而是說結構嚴謹然後要像小說一樣,讓大家看得覺得,但坦白講非法律人都看不懂,剛做律師前兩、三年的律師,也很多都是看不懂裁判書,但是寫那樣的一個裁判書,基本上我覺得非常浪費法官的生命,沒有必要。所以在一個事實審的架構底下去簡化裁判書,這也可以大幅度的減少法官的工作負擔,這樣子對於那個律師願意去轉任法官的誘因才會增強,因為我進到裡面去,我們的目的不是去做那邊去做刀筆吏,在那邊刻判決書的,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