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想因為剩下這個會議時間很短,所以還是要回到我第一次講的那個問題,就是我們到底要討論哪一些東西,哪一些東西我們可以充分討論,哪一些東西是我們覺得最重要,請大家挑出來,然後現在的情況就是,我想時間上的問題是很清楚,那實質上我先說明一下,我一直去提這個死刑議題的問題,跟我們自己開會的正當性有關係,你已經把死刑議題刪掉,報紙上媒體還不斷有人在提出這個問題,然後現在我們給他回應的方法是沒關係,那到第五組可以討論,第五組是討論什麼,大家去看一下,刑罰的部分。

廢死不是只有能夠談刑罰的問題,當然我不期待我們這個會議完大家去舉手,說要廢死不廢死,除了實體問題有程序的問題,請問一下,有方案提出來嗎?有啊!法院組織法死刑要一致決,我連草案都寫好了,那問題是我找不到立法委員要幫我提案啊!這種就是瘟神嘛,請問一下,那我們國是會議處理重要,但是這個瘟神的議題這有什麼不好?本來就應該處理。

再來開庭辯論的問題,大家以為最高法院全部都開庭,不是啊!上面死刑要上去開,無罪的上去有開嗎?撤銷改判回來的那個有開嗎?對不對,你那個無期徒刑撤銷回來改判再變成死刑再去再開。徐自強案有開嗎?所以死刑的正當程序這件事情,就是你要怎麼去建立死刑的最低標準那個,就算你是反廢死派,也可以談嘛,我們台灣沒有不理性到那個地步嘛,我跟很多法官談過,如果是,就是反廢死派,但是如果說法院組織法有個明確的這個,死刑要一致決,那這樣總是有一個solution嘛!不然你一直前面不弄一弄,然後後段一直在弄那個冤案啊,這大恐龍啊抓什麼?要國賠我是覺得那不能解決問題,死刑本來就是個大家關心的問題,那最後如果說我們連個正當程序這件事情都不能談,而且都已經很具體,那我是覺得我當然知道下面很多議題很重要,你要問我價值觀,我就覺得那些議題都沒有死刑重要,我個人價值觀就是這樣子,那我當然知道這是我自己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