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很多問題是價值觀的問題,當然很多也是客觀事實的問題,我覺得大家要區分清楚,那請注意一下我雖然是第三組正式的委員,我也想知道第五組在做什麼東西,但是我也只能最後看事後錄影,我們連列席都沒有辦法,但是籌備委員可以到別的組去列席,然後也可以發言,所以有一些話我還是得說出來。

第一點就是說,為什麼這是第三組的議題,當然是第三組也可以處理的議題,大家都知道那一組是在處理刑罰,刑罰本身正當性跟它後端的問題種類的那個問題,我們現在我剛才已經說得很清楚,我要討論的,至少我們要討論死刑的程序,為什麼這個跟第三組有關係,大家去看一下,我們有多少案件是這樣子撤銷發回,我們最高法院的主軸是什麼?量刑、教化可能性,請問一下這是事實審做的還是法律審做的?法律審這個可以撤銷最後的撤銷發回又來事實審成案,整天這樣子來來回回,這不就是一個導致我們司法不受信任沒有效能的原因嗎?那連這個程序都不能談嗎?

好,再下來就是說,那客觀上就是說我們收集的部分,我當然了解說我相信因為副召集人非常的忙,所以這些都是下面幕僚整理的,那我要提的是說,在依雯寄出來的正式的e-mail的那個excel檔裡面,跟總統府那網站裡面,我也把編號說出來1024、1030、1142、1255的那個excel檔裡面彙整後的編號是,6388、601號就D都是D開頭跟228,全部都有這個議題,我本來沒有主動提是因為,那個檔案是後來才寄給我,所以我想說那既然大家收集了沒有實行,那我就不提了,所以我第一次沒有提,所以我也要回應一下林峯正這個委員所提的,我不是第一次不提,因為大家設定的前提是說以後我們就是按照這個來,民眾也沒有人提,所以我不好意思提。好,後來我看到這個檔案之後發現很多人跟我想法跟意見一樣,所以我覺得要提啊,我覺得要提而且我也覺得很重要。這是客觀事實上你可以不贊成我的那個意見,但是客觀事實上就是有人提,那可能是幕僚作業的時候有點疏忽或質疑為說,這個全部都變到第五組去就可以,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