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一、為了建立這個委員會的公信力,要讓外界知道根據那些標準、考量找來了這些人。像是總統邀請李振輝委員,是為了帶進弱勢的聲音,邀請劉連煜董事長,是與財經相關的專業法律需求的考量。如果不能建立委員會的公信力,司改第一步就打折扣了。

二、委員會以後也是要對外溝通,既然如此,我們的應對進退就很重要,到底我們要求自己如何走出去和外界應對進退,每個委員個別都有去上電視,或者是被媒體訪問的機會或者是權利和義務嗎?我覺得這應該是要討論的,這也是建立內部的自律規則,如果這一點不弄清楚,溝通也可能失敗。

三、建議議題之間要畫成結構圖,彼此的關聯就會很清楚。比如說,我們畫個圖,法官放中間,原告檢察官、被告、被害人有關的問題再加上去,當所有相關議題都放進去之後,議題的連動關係就會清楚,然後應該從哪裡下手,哪一個關鍵問題下了手,其他問題就連動解決了,我覺得就會清楚,處理議題的先後順序就會出來。

四、不曉得這個委員會還有沒有空間,可以容納那種網路很厲害及科技上的高手,這種專家可以幫助我們和社會溝通,幫助我們分析資料,從管理的角度來說,可以提供很大幫助。

五、司法之所以很強調「保障被告」,是因為國家不可以製造被害人,如果國家製造被害人,那怎麼去平反冤錯實現正義?在過去的時代,會認為只是實現正義,就是對被害人最好的保護,導致在程序中沒有積極讓被害人進來。到了上個世紀中葉,開始發展的被害人學的研究告訴我們,在犯罪預防上面,在訴追犯罪的程序上面,應該早早讓他們進來,我想現在大家已經能夠了解這件事情的重要,而且王婉諭女士本身也已經在這種實踐當中。